关于学院:
|
|
|
教学科研  >>  特色教学

艺术类专业培养模式(A-EOE)改革与实践

我们在路上……

我国的艺术设计教育不像美术教育成熟,许多高等院校的艺术设计教育还在传统美术教育和现代设计教育之间徘徊。虽然我国设计艺术教育近20多年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高等艺术设计教育依然存在着一系列诸如专业师资体系严重不足、学科定位不准、教学和实践脱节等突出问题。艺术设计特色教学体系改革与实践已成为迫在眉睫的事情,如果不能明确对培养方向定位的话,人才培养的质量也就很难保证。

目前中国的高等设计教育院校在专业设置方面一直强调“拓宽基础、淡化专业”的教学改革,在人才培养目标方面强调“通才”教育的定位上,提出要培养面向未来的信息技术时代的新一代设计师,培养“全能型”、“动手型”的设计师。而真正的设计专业教育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停留在纸上谈兵、脱离世间的“理论设计”或“模拟式设计”的状态中,特别是设计技能的实践教学环节,远远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设计大学的水平,也低于我国台湾和香港地区设计大学的水平。在教育体制方面,设计教育一直是以纯艺术的美术教育和传统工艺美术教育为基础,从师资结构到学生素质,长期以来“重艺轻技”,尤其是严重缺乏以培养动手能力为主的技术实践教育,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今天,是导致中国设计教育落后于国际现代设计教育的关键因素之一。

为了告别这个重“道”轻“器”、重“艺”轻“技”的中国设计教育体系时代,我们做了认真而深刻的反思,为了培养出“艺术与技术统一”的艺术类人才,我们一直不懈地努力着、摸索着。A-EOE人才培养模式就是抓住了现代艺术设计教育所需要的精要特点,通过专业大平台完成低年级基础教学,建立不同的专业方向供学生在高年级自主选择,把由学生被动学习和选择单一方向转变成自主可多项的选择专业方向,经过设计学部近四年的时间,已初步形成了一套崭新的艺术类教育体系。

1. 艺术类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大背景

目前,全国的艺术设计类专业在人才培养模式上基本都在延续传统,即入学选定专业后便一成不变的接受该专业的教育,而讲课方式也是传统的教师讲、学生听,教师布置课题、学生完成课题。在这种模式下,学生大多数属于被动的、机械的接受者,不懂得制作的工艺流程,课题设计上也主要以迎合老师的口味(即设计风格)为目标。而且,班级教学的形式使学生与教师均要经常面对不同的对象,设计指导与理念的延续性难以保障,往往导致学生与教师都感到无所适从、满腹怨言。尤其是在我国大力提倡高效教学改革的前提下,艺术设计类的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也是势在必行的,虽然近年来有些院校在积极探索新的教学方法与模式,有的也颇有建设性,但还没有一个比较适合我国独立学院应用型人才的培养模式。因此,设计学部在进行艺术类专业教育探讨与摸索的同时,通过对艺术类院校的走访与调研,并且依据现代教育教学的办学思想,经过四年的探索实践已经初具规模的构建了一套符合独立学院办学模式的艺术类教育理念与方法,即“艺术类专业EOE人才培养模式”,简称A-EOE。

2. A-EOE人才培养模式的内涵及教育理念的确立

A-EOE人才培养模式是河北联合大学轻工学院设计学部在经过近四年的探索实践后创立的一套全新的艺术类专业人才培养理念。它是艺术(Art)、教学(Education)、实训(Operation)、就业(Employment)的缩写,其中的E&O指代的是在整个人才培养模式中采用的综合教学大平台和教学实训平台,而最后的E指代的是教学改革最终的目标,通过打开教学平台加大实训环节,从而增加学生就业的筹码,这也正是艺术类专业学生在校培养阶段实现与企业无缝对接的集中概括和抽象表达。

A-EOE人才培养模式的教育理念是:通过综合教学大平台,学生可自主选择专业方向,引进行业龙头企业植入到专业教学中,达到优势资源互补。通过加大实训教学平台,拓展就业资源,让学生在校实习期间就完成由学生向职业人的角色互换,大大缩短了学生毕业后对社会的适应时间。

A-EOE人才培养模式,就是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了一个开放与发展的教育教学环境,在当前社会发展与竞争的形势下,能够培养出适应现实生活的人才,有效解决学生的就业问题与社会适应能力,这无疑应该是艺术类教学改革的一种新型、有效的模式。学生们在实践中学习,教师们在实践中进行教育。实现理论教学、专业教学与实训教学等不同形式,使学生增加了学习兴趣,同时也增加了社会实践、创业就业意识,能够有效激励与刺激学生欲望,营造出师生间的良性互动,增强学生接触社会的主观能动性,这种教学模式一定会成为当前形势下艺术类专业最适合的一种人才培养模式。

3. 教学大平台

3.1 教学计划改革,建立艺术类综合大平台

以前的教学计划里实训环节分散时间不集中,而且课时少,要解决实训与理论教学之间的不合理,首先要从体系上分块,改革实训环节。以加大实训为基础,重新设定教学环节,在艺术类各专业之间建立教学综合大平台:一年级基础公共平台,二年级专业基础平台,三年级专业方向平台,四年级专业实训平台,在四年级的专业实训与企业之间建立无缝对接。

教学综合大平台的优势,在于给学生更多的自主选题的机会。以往的教学模式往往很难真正意义上让学生选择专业方向,而是过多的强调各专业方向的特殊性。比如,环境艺术设计方向的学生很难转到视觉传达方向,动画的学生也不可能转到工业设计去……如此陈旧的培养模式将大大遏制学生的求学积极性和就业拓展面。而与陈旧的培养计划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代设计行业的流行趋势是越来越淡化专业界限,反而各艺术设计专业呈现一种大融合的态势,这对艺术类专业教学是一场巨大的考验,同时也是对学生毕业后能否尽快融入设计行业是个巨大挑战。艺术类综合大平台恰恰是在分析了行业发展趋势后,针对这些考验和挑战制订的全新人才培养模式,它不仅可以带给学生更多选择的机会,还可以让学生视野更广阔,更早地看清自己未来发展方向。在综合大平台体系下,一年级基础和二年级的专业基础平台,可以把艺术类各专业打通;进入三年级后,学生有更广阔的选择天地,可以继续坚持传统优势专业的学习,也可以选择进入与行业龙头企业合作的特色班学习。这样的艺术类教学更加人性化科学化,学生学习的主观能动性更强。

站在学生的角度看,学生在艺术设计的学科范围内自由地转换是最理想的状态。以综合大平台为基础的教学体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学生对专业方向的选择问题。例如不管是艺术设计还是工业设计或是动画专业的学生,在基础公共平台上,所学的主干课程是相同的,到二、三年级专业平台时充分尊重学生意愿,让学生面临更多的选择余地,避免学生在他不感兴趣的专业里挣扎。

3.2 校企教学合作,实现优势资源互补

当前艺术类专业的瓶颈是学校与社会之间的脱节,学生往往是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学生踏入社会往往要再通过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和企业真正的融合。这和学校的现有师资结构有关系,现有师资多半是应届研究生,甚至到博士都在校园的环境中度过,往往是理论加概念,在教学的过程中缺少工程实践的经验与可操作性。形象的比喻来说,学校就像一个生产“容器”的工厂,所有老师以及现在这个教学模式和体制,就是“容器模具”,那么这个“模具”的大小就决定了这个“容器”的大小,所以老师是很重要的环节。

在我们的研究与改革过程中,将企业的工程师列入到师资队伍行列,他们大量从事实际项目,有着较强的实践经验,但理论研究上缺少时间和空间,所以,将学校师资与企业师资相融合才能有效地解决两者之间的矛盾。这样我们所授的只是主要来源于市场,与市场打交道,向需求方学习,才能拓宽视野。建立“校企教学合作模式”实际上就是把课堂面向社会开放,向市场开放。这样,我们的学生才能真正的去适应社会,才能真正学会谋生的本领。

从硬件上看,学校往往都是模拟工作的环境,但从感觉感官上受到学校条件的限制,而企业才是学生就业的归属地,我们培养的学生大部分最终都是去企业或研究机构。从这一点来看企业对学校人才培养的认可程度也是我们衡量教学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所以通过校企合作的办学模式能够真正达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的目的。

让企业深入校园,把理论深入校园,把理论、技术、实训和教、学做到有机的联系,围绕不同的专业方向进行设计、组织教学。在这块我们做了细致的归纳与分析,把一年级的基础公共平台分为两模块:艺术理论和基础绘画;二年级专业基础平台分为设计基础、设计理论;三年级专业方向平台主要是技术与创意模块;四年级专业实训平台主要是深入企业参与实际项目的生产操作,与就业紧密挂钩。从三年级专业方向平台开始,我们与设计行业中的龙头企业如北京龙马世纪公司、北京水晶石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北京ACG国际教育联盟、央视数字频道实训部、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北京分院等知名大公司紧密合作办学,先后成立了北京龙马世纪教改实验班、水晶石“阳光计划班”、建筑学“成才计划班”以及ACG“产品可视化与数字仿真班”等,经过将近四年的摸索和实践,已经成功地将这些龙头企业中的最优秀的企业师资引入校园,他们主要负责技术类和实践类教学,让学生跳出课本掌握行业中最流行的技术和知识,并针对就业进行心理和技能的辅导。四年级专业实训平台则由学校和企业共同协力完成,实训方式分为校内实训和企业实训两方面共同进行。

4. 实习、就业大平台(Operation & Employment

教学过程中必须加大时间课程的内容、方式和课时。现在教学中过于强调“学院化”教学,在教学实际中常常把实践、实习当成儿戏,过于形式化,教的不认真,学的很马虎,根本起不到提高学生实际操作能力和增强理论教学知识的效果。事实上,这种必要的时间课程,对艺术设计这门具有较强应用性质的学科,是非常必要的。实践、实习课程可以与企业和社会联合,让学生有针对性的做,而且这样做出来的设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品,进而可以成为市场上的商品。这是一种主动的实践教学方式,可以从根本上改变过去被动实践教学带来的不良因果。

4.1 特色工作室模式

工作室的概念最初是借鉴研究生教育的特色,以“导师”制为基础,量身定做教学计划。与传统教学不同的是,担任导师的多是有实践经验的教授或企业的知名设计师,他们都有充分的教学或实践经验。学生三年级开始进入工作室,主要学习方向专业主干课程,四年级在导师的指导下进行实习实训并完成相应的毕业设计。

特色工作室从类别上分为专业教学工作室、专业拓展工作室、学生实践工作室以及阶段性工作室。根据工作室的不同类别和不同性质,受益学生人数一般在8-25人之间。设计学部现有多个工作室已经步入正轨。朝着培养专业性、技术性人才的方向发展。这些工作室中包括教学类的陶艺工作室、水墨丹青工作室、广军油画工作室;拓展类的数字文化产业中心、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北京分院与轻工学院合办的建筑设计工作室;学生实践类的铃鼓艺术沙龙、艾迪摄影工作室、艾鼎建筑工作室。此外,对于设计专业和绘画专业来说优秀的创作作品与良好的工作环境是密不可分的,为了鼓励青年教师的工作热情,并带领学生参与竞赛或实际设计项目,我们大力推行了阶段性工作室。

4.2 校内实训平台

每年我们都要送毕业班学生去企业参加实训,但企业不可能将全部的学生都接纳下来,有一部分学生是要留在学校完成实训环节的。为了更好地、多渠道解决学生实践的问题,我们必须考虑在学校里建立实习基地,用企业和学校双向的方式去解决学生实训环节。为此,学院专门成立了辅助艺术设计教学的机构——数字文化产业中心,搭建了首个校内实训平台,实训中心是为学生完成校内实训而建立的,主要功能是承接社会设计项目,以项目优先,由老师带领学生共同完成。

4.3 校外实训平台

社会发展及经济市场条件下,需要的不是书呆子型的学生,而是具有较强综合能力的复合型人才。学校教育并没有达到社会或者市场需求的标准,对学生的实际应用能力的培养,理应由学校完成的教育,但事实上是由大量的中小企业代替学校完成了。调查中发现,这些中小企业叫苦不迭,认为自己成了大企业员工培训基地和人才储备库。但是,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又使这些小企业无可奈何。这种现象的长期存在,而且在持续升温,折射出现在学校教育体制的严重缺陷。为了解决这种艺术设计类教育体制所存在的问题,设计学部大量走访专业对口企业,推荐优秀学生进入企业实习,经多年的努力和资源积累,先后与23家社会优秀企业签订了“校企实训联盟”,有效的解决了学生在校期间与企业无缝对接的问题。

4.4 海外实训平台

除了搭建稳定的国内实训平台外,我们还积极拓展国际交流合作,成功的与韩国新罗大学建立海外实训平台,通过短期(2-4周)、中期(6个月)、长期(12个月)三种不同的方式和规模输送学生,让学生在国外完成相应的设计任务和课题。通过海外实训项目,大大的丰富了学生的知识层次、开阔了学生视野,让学生学习到更多海外先进设计理念,外学生在毕业后激烈的竞争中增加胜利的筹码。同时也提高学院国际化办学的程度,使学生走出国门,走向国际。